高级搜索 RSS订阅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1. 热门行业
  2. 机械
  3. 物流
  4. 仪器
  5. 冰箱
  6. 洗衣机
  7. 热水器
  8. 空调
  9. 燃气灶
  10. 电视维修
  11. 洗衣机维修
  12. 热水器维修
  13. 油烟机维修
  14. 空调维修
  15. 燃气灶维修
 
当前位置: 梦之城国际 » 资讯 » 娱乐八卦 » 正文

小虫:别把音乐变傻子的工作 为伤亡者写歌是添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27  浏览次数:46
核心提示:    网易娱乐独家报道(图文/上海报道组 三格格 JJ)日前,有传闻称著名音乐人小虫将牵头张亚东、李泉(微博)、曹轩宾等十
  

  网易娱乐独家报道(图文/上海报道组 三格格 JJ)日前,有传闻称著名音乐人小虫将牵头张亚东、李泉(微博)、曹轩宾等十大制作人联手为“温州动车车厢脱轨事故”的伤亡者制作一首歌,悼念祈福。7月27日,小虫在沪接受网易娱乐独家专访,对于写歌的传闻他澄清道,“我不想再重复做这样的事情,很多感觉放在心里吧,在这个时候再做这样的事情是添乱。”此外,作为浙江卫视《非同凡响》的音乐制作人,小虫说,该节目不设年龄限制,并欢迎老年人参与。对于近年来选秀已入疲态,他表示,“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我们应该把新人当宝喂饱他们,我不要以后变成做唱片是傻子的工作,你们既然爱音乐,就给他们吃饱,那他们才会回馈给你们啊。”
  
  别把做唱片变成傻子的工作要把新人当宝喂饱他
  网易娱乐:这次担任《非同凡响》的音乐总监是出于怎样的契机呢?
  小虫:它是一个很重音乐的选秀活动,不同于一般的选秀活动,可能他们觉得我在歌坛上造就了非常多的巨星,那么在选新人与好苗子时,有特别独到的眼光,从歌坛的分量上来说,也有一定的成绩与地位。所以,他们找我来当总监基于这样的因素,另外,他们的整个团队,包括曹启泰是我的好朋友,他是第一次做选秀活动的组织者,他找上我,我觉得很荣幸,毕竟大家都是老战友了。他的理念与一般的做选秀节目的制作公司是不太一样的,大家都是滚石长大的,有更好的音乐素质,这也是我答应他做选秀活动的重要原因。
  网易娱乐:在《非同凡响》的舞台上,有哪些后起之秀让你印象比较深的?
  小虫:我们上一周看到十个门徒嘛,其他海选的朋友上来的也是进前10名了嘛,很多啊。因为这次的比赛有一点让我看得五花缭乱的,我同时期还在做中国音乐金钟奖,这是每两年一次的国家音乐奖项,全国各地的选手都已经爬到前10名就很不容易了,刚好《非同凡响》的这些选手是前10,金钟奖也在前10,你能看到的就是,我们怎样从前10名找到更精准的好苗子,其实找到归找到,还是需要有很多角度的配合。
  因为一个歌手的诞生,像我们做唱片的,我们知道所花的营造包装及认真地制作音乐以外,还是要有很多机会来支柱他。所以一个歌手的成功,不是靠个人单方面的,而是方方面面都需要顾及到的,如果我们的选秀能够做到:这是我们中国产生出来的明星,是个宝,大家都当他是宝来对待它。我想,你认为他是宝,出去人家也会把他当宝,如果我们在自己的家门里,觉得选出来的也不过这样子,你每天骂他、批评他,他还能成为宝嘛,人家还会当他是宝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我们知道,他一定有诸如经验等很多方面的不足,但是如果你愿意拿出你的心去爱护我们自己的宝,那他就会变成是宝。
  网易娱乐:在盲选中,像蔬菜哥这样的选手靠花哨出位的装扮惹人关注,会不会影响节目本身对音乐的关注度呢?
  小虫:所以他很快就被刷掉啦,在魔镜还没打开时,你的声音就不可以嘛。《非同凡响》最重视的是音乐,所以他第一招用魔镜是对的,不让你看到人,我也不让你看到我长得多漂亮、多帅或是多哗众取宠,多么的特别,就是以声音为主,我听声音,对了就对了嘛。你的声音出来了感动到人,虽然大家没见到你,但是声音已经传达了。就像黄小琥(微博)刚出来时,大家都知道她声音很低沉很好听,但是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后来声音慢慢接受后,她长什么样大家也接受了,所以她不是靠外表取胜的。在歌坛里分两种人,一种是偶像包装型,一种是实力派嘛。我觉得实力派还是实力派,偶像包装有一定的时间点,面临长大,要不然怎么办,你都老头了还要偶像嘛,我还是觉得这两个都可以成立,只是市场需求里面需要观众与所有消费者的眼光,到底是用眼睛看歌、还是耳朵听歌。
  网易娱乐:盲选19进10的草根十强决赛中,一位来自台湾的40岁大叔吴沁东引起了观众的注意,被黄怡纳入门下,这样大龄的选手节目组不排斥嘛?
  小虫:不会排斥,只要他有能力,我们觉得是特别的声音,不管你是哪个年龄阶段,当然小孩子我们不是那么鼓励,毕竟小孩子在成长和修学分的过程中,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读书,你有大把的机会,等你成人了,你再来参加比赛,或是走你爱走的路,我们都很鼓励。我不希望拿小孩子来做市场,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的教育,小孩子就让他好好念书,等他真的长大成人走歌坛的时候就走,如果是老年人,你真的很想唱歌,你唱得真的不错,那么,《非同凡响》非常欢迎你。
  网易娱乐:现在选秀已经进入了疲态,新人一夜成名后很多都销声匿迹了,你对此是怎么看的呢?《非同凡响》会怎样摆脱选秀的疲态呢?
  小虫:我觉得这不是制作单位的问题,也不是音乐人的问题,更不是歌手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最简单的不要盗版嘛、不要免费下载嘛,你让这些玩音乐的人有正当收入嘛。现在很多唱片公司,大的也有倒了,小的更是寥寥无几了,这是为什么呢。我打个比方好了,我卖牛肉面,但是我卖出去的牛肉面完全赚不回钱,你觉得牛肉面能开嘛?开不了啦!这是整个社会状况,你有把自己人当宝了嘛,你把他当宝了就喂饱他啊,你喂不饱他,他怎么变成宝啊。我不要以后变成做唱片是傻子的工作,你们既然爱音乐,就给他们吃饱,那他们才会回馈给你们啊。
  第二页:无意再为伤亡者写歌这是添乱 问责不是重点应关注未来
  
  为伤亡者写歌是添乱 问责不是重点应关注未来
  网易娱乐:之前你曾为印尼海啸、汶川大地震写歌祈福,最近也有传闻说你将牵头十大音乐制作人,为 “温州动车车厢脱轨事故”的伤亡者写歌?
  
  小虫:我觉得不要再做同样的事,再做同样的事其实已经乏味了,很多感觉放在心里吧。我之前做印尼海啸,是有一个目的:大家去捐钱出来,希望这首歌在晚会中能筹到更多善款。我集合了90几个歌手一起去唱《爱》这首歌,我觉得这是共同一条心,其中有很多大腕的歌手也只是唱一小段,几句话而已,这是很感动的,我在那边三天三夜没睡几个小时,我觉得很值得去做。汶川大地震也是我们几个歌手为了灾难去筹一点基金,它是一个有目的性的、想要去做的任务,这个目的性是实质的回馈,筹到的钱我们集体捐出来,这个我愿意做,而不是写首歌大家唱一唱,丢在网上、电视上就算了。但是温州这个事情我们不明朗是什么状态,当然已经有一些新闻说我在写这个歌,事实上我没有,我根本没有接到告知,我也不知道有这个事,我觉得很奇怪。我觉得这个时候不需要再去做同样的事情来添乱,没有必要。
  网易娱乐:当时《非同凡响》“草根盲选19进10”的比赛被临时中断,改为直播“温州动车车厢脱轨事故”特别报道,你作为音乐总监,也参与下了这个决定嘛?
  小虫:没有,我们都在节目里,被中断我们真的不晓得,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是在录制当中。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它本来就是一个重大的新闻。
  网易娱乐:现在不少明星都在微博上问责,你对于这起事件是怎么看的?
  小虫:我不参与评论,因为我觉得谁是谁非都不是重点,只是说事情发生了,我们怎么去妥善处理、未来日子怎样好好过,这个才是重点。
  网易娱乐:你同时在做金钟奖与《非同凡响》,这两个都是扶持后起之秀的,是因为意识到华语乐坛青黄不接,所以比较忧心?
  小虫:其实不忧心,因为每个时代都有它的隐忧,每个时代都在改变,它的生活模式都在变化,但是呢,我们是生活在每个时代一直在改变的时间里,我想说,我们不要一直沉溺在过去,因为过去在整个音乐市场上是比较优渥的,是没有任何杂质去影响音乐的,还没有下载机制的时候,大家很愿意期待一个好歌手的诞生,会掏钱去买,不管买的是正版或是盗版,你至少是买了(盒带或是CD),在没有任何杂质或者干扰的情况下,你认真地去欣赏一首歌。
  但是现在,因为时代在进步,整个电脑领域盖过了整片天空,你想听什么歌只要下载就可以了,所谓物以稀为贵,它已经不“稀”了嘛,在听音乐的过程里有了更多的选择,加上某部分的人想提高自己的生活品味,更青睐听一些国外音乐,觉得自己的母语一听就了然,如果是听不懂的可以听得更长久,不是那么赤裸裸的能听清楚意思,在听音乐角度上就有心情上的落差,就会去比较,觉得为什么国外音乐可以做到这样,国内音乐却做不到呢。这里面有非常多的因素,其实我觉得中国人真的非常不容易,因为我们的预算非常有限,用这么少的预算去做超出预算的音乐,我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
  因为我也常年在国外做音乐,我很羡慕他们做音乐的环境,一张唱片可以做到4年,预算是我们的4、5倍,当然可以比我们做得好啊,你怎么去比呢。另外,人家是很用力在维护这个音乐、这个人,才会产生巨星,所以我们这边有没有人在这样用心地维护这个音乐或是这个人呢,这是个问号嘛。所以你说有点青黄不接,我觉得的确是这样,这个时代已经不像以前的音乐环境了,我们只能尽力在每个时代里,都有很多小孩子愿意投身在比赛,让他赶快出头,让大家看见、听见,尽快在短短几分钟里面去评断他是不是真的可以走出来,给他们讲述一些建议,我觉得这都是帮助,是音乐人该拿出来的贡献,我倒不觉得我会心痛这个环境变了,我们应尽量适应环境,在这个环境里找到一个正确培养歌手的契机,尽量这样做。
  网易娱乐:长久以来支持你为歌坛做那么多事业的动力是什么呢?
  小虫:动力是我看到每一首歌不管是大卖,或是只有几个人喜欢,有几个人喜欢就是我的动力,当然,有更多人喜欢是对我的鼓舞。写歌是一种社会责任,当你在写一首歌的时候,如果歌词中有两、三句刚好可以抚平某个人的心情,我觉得那已经是上天给我的天赋,要我去执行了这个任务,而不是说这首歌我写出来的,我可以卖很多钱。有些人会说,“你还不是要生活”,我说,“是,我是要生活,但是我不需要那么多钱,如果需要那么多钱,我早就走到幕前来了,我可以赚更多钱”,但我不想。
  我希望我写了一首歌,这首歌的生命慢慢茁壮,比如说《心太软》在内地非常走红,我很感谢,帮很多人说了一些话;《爱江山更爱美人》也有很多人喜欢,里面有一句“我们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大家都有这个共识;还有我最近写的《龙纹》,关于炎黄子孙的,这种感觉是一种责任,让社会上每个人听了心有戚戚焉,我觉得这是很大的动力。当然,我看到很多爱音乐的歌手我把他推上去,让他发光发亮,完成音乐的梦想,我在台下看着他拍手叫好,我都会感动流泪,我觉得很好,你至少帮了一个人。当然,这也是一种契机,要天时地利人和这也就对了,比如任贤齐他等了我三年,如果中途他走了就没有今天的任贤齐。但是这三年里他感动了我,也刚好是天时地利人和,我可以栽培人,但是要用不同的角度去栽培。纵观市场的改变,已经不是以前任贤齐所处的那个市场了,需要很多不同角度的帮忙,我觉得现在不能说是消极,只能说一切都是命运安排。我写《追逐》就是鼓励那些小孩子坚持自己的梦想,“我爱音乐”,我相信会有奇迹,因为我就是这么走来的。
  网易娱乐:曾透露明年会发行自己的儿童音乐专辑,能具体谈一下这张专辑嘛?
  小虫:我常年都在写流行音乐、电影配乐,真没想过我会做儿童音乐。儿童音乐是在我妈妈过世时,我写了一首歌《与世无争》,那也是我唯一纪念我妈妈的一首歌。
  我平常喜欢上山下海,刚好一个人坐在河边看着溪水流的时候,我突然间悟到一件事情,就是我以前小时候是一个乡下小孩,在村里有一栋二层楼的房子,然后那家人家很有钱,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小孩睡觉的时候,他们家就会放出儿童音乐出来,他们家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好好听。每天时间一到,我们就会走出大门,在屋檐下听这个音乐,觉得好好听,等我长大之后,我已经是个大作曲家了。那天在河边我突然想起这件事,我已经是一个作曲家了,我为什么不能写给我自己听呢,应该是机会的时候了,写儿童歌曲非常快,因为我心中没有杂质、没有市场,只有一颗心想要把这个爱写给我自己听,因为我需要这个爱,我妈妈刚过世了,我就很单纯地写,表述很干净的世界给刚刚出生的小孩,没有“高楼大厦电脑”这些歌词,完全是个大自然,这不是很棒嘛。我在歌词里的想法非常简单、直白、干净,写完之后我给很多父母亲听,他们都流泪了,说“听完这些歌,特别喜欢小孩”,有些孩子本来哭哭闹闹的,听了音乐就很安静地窝在妈妈旁边。我觉得,对,我就是要这个感觉,这就是我要的儿童音乐,没有任何哗众取宠的文字和音乐,我的儿童音乐很简单,是用管弦乐和真的乐器做的,没有什么电子音乐成分,在歌词上描述的都是成长过程,传达的都是勇敢、诚实、爱家人……都是这种很正面爱的歌词,我越写越高兴,一下子写了两张。我去每个小学挑小孩,每首歌都是不同小孩唱的,只要是很会唱、唱得油腔滑调或是唱流行歌的,我一概不要,我要很单纯、没有技巧的小孩子声音,要呈现出非常纯净的声音。很迫切想给大家听,但是碍于我太忙了,也没有时间做发行,原定明天三月做出来,现在还不明确。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40E+14-->
推荐资讯
40E+14-->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服务 | 使用协议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京ICP备11043091号

梦之城国际,梦之城娱乐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